上海人一年至少吃掉8亿元燕窝
2011/8/19 15:32:33 来源:上海在线

  各位听众,被传为燕窝精品的“血燕”竟然是亚硝酸盐含量超标的“毒燕”,令本就脆弱的食品保健品市场再遭重创。上海质监部门昨天对本市一家燕窝生产企业进行了突击检查,尽管检查中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但上海保健品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此前曾表示,上海人一年至少要吃掉8亿元的燕窝,其中7成是白燕,3成是血燕,不排除部分商家仍在出售“问题血燕”。

  血燕的造假手法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除了用鸟粪泡上48个小时,还有用苏丹红等染色剂直接上色的。业内人士介绍,真正的血燕是在岩洞中氧化,吸收了以铁为主的微量元素后形成的,需要两三年的时间才能成形,正品的市场售价高达每克100元到150元,低于这个价位,很可能就是假冒血燕。

  “血燕产业”为何如此庞大?这要依赖于它的传说和民间滋补信仰,一种说法认为,血燕是金丝燕吐血筑成,非常稀有,但一直以来,这种说法都缺少科学的求证和根据。据介绍,真正的血燕产量非常低,采摘极为困难,根本形成不了市场,在马来西亚和印尼当地都难得一见。有业内人士坦言,近年来中国对燕窝消费量巨大,进口额高达300亿人民币,“吃燕窝的人比筑窝的燕子还多,能不造假?!”上海荣和堂健康食品公司董事长章伟荣在接受东广记者李斌采访时表示,从去年底,他们就不生产血燕了,主要原因是血燕原料日趋稀少,并且价格越来越贵,一公斤就近70万。

  【实况:原料非常稀缺,现在几乎是采购不到血燕。我们觉得血燕市场上开始逐渐有一些价钱很便宜的,可能作假的一些东西进来,我们就没有办法,我们就退出了。】

  “问题血燕”是如何“飞”进中国市场的?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对于燕窝进口有明确的质量标准要求,但调查发现,各经销商出具的出入境检验检疫证明却不尽相同。广州龙标心燕食品公司提供的“卫生证书”中,仅说明“货物业经检验检疫,准予销售使用”。而另一家涉案企业—浙江英特药业公司提供的却是“入境货物检验检疫证明”,结论是“亚硝酸盐标准符合我国食品相关标准,同意销售使用”。从出入境检验检疫的证明可以看出,各地海关的标准并不统一,甚至还有大量血燕是走私进入中国的。

  不仅是海关没有统一的标准,中国的燕窝行业至今都没有国家标准。相关负责人表示,原本燕窝是作为药品的,但在2005年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中它又被剔除出来,成为食品原料。在这样的背景下,燕窝似乎成为了“两不管”,至今缺乏一个行业标准。

  上海市质监局打违除患食品安全专项行动负责人刘震华坦承,由于国家没有明确标准,监管部门在检查中所依据的是企业自己制订的标准:

  【实况:以企业自行制定的企业标准,对它企业自身来说是一个约束,如果不符合,可以依据企业标准对它进行处罚。】

  值得关注的是,没有国家标准,企业标准的优劣就无从判断。部分企业在制定燕窝中亚硝酸盐含量时,就是参照腊肉或者鸡蛋标准来制定的。相比于企业各自制定的所谓标准,消费者更需要的是实实在在、有规可依的监管。

  血燕成“毒燕”,这或许并非高档保健品市场的个例。高价而功效未知的保健品市场,到底还有多少潜在的秘密?还有多少有待沥干的价格水分?着名打假人士方舟子博士曾考证,燕窝、鱼翅等“传统滋补食品”其实并没有特殊的营养成分,营养价值连鸡蛋都不如,仅仅是因为物以稀为贵,才成了中国人推崇的养生极品。而对燕窝、鱼翅等滋补食品的过量消费和需求,让假冒伪劣找到了空间。2008年对香港市场的抽查表明,8成的鱼翅中含有高含量水银,最高含量为允许量的4倍。

  现在的商场、超市必定附设礼品专营店,人们触目所见,酒必茅台、五粮液(39.60,0.40,1.02%),滋补品不外乎燕窝、冬虫夏草、鱼翅。燕窝、冬虫夏草本是稀有之物,却在现在的中国泛滥成灾,因为滥采虫草,西部一些地方植被遭到破坏,滥采雪莲,让雪莲这一植物濒于灭绝的境地;而对于燕窝的滥采,则令东南亚沿海自然生态中的金丝燕受到了人为毁灭性的打击。有观点认为,正是人们不断膨胀的欲望导致了对环境的破坏。

  不过,评论指出,仅靠消费者自律恐怕无济于事,还需要监管者来约束消费习惯。比如,中医中的虎骨膏已经被禁用虎骨,象牙制品也明文规定禁止进口。此外,要培养健康的保健品市场,质量安全是最起码的底线。在这底线之上,权威部门应协助科学评定保健品功效。以血燕为例,燕子的“口水”究竟有多少营养价值,是否能给出实验室依据?能否尽快制定国内燕窝标准,以防止奸商“钻空子”?

(责任编辑:佚名)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会员专区 - 客户服务 - 疑难解答 - 联系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6-40084 举报邮箱:nihao@foxmail.com
Copyright© 2007-2018 www.city.sh.cn 上海都市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47004号